近年来

2021-07-08 12:04

48岁的格桑尼玛一直生活在曲松县邱多江草原上,文化水平不高的他一直希望家里能培养出一名大学生,即将参加高考的小儿子嘎玛丹增就是这一希望的寄托。这位老实寡言的牧民并不清楚如今社会上热门的专业是哪些,也给不了孩子更多择业上的指导,但他很清楚:“通过高考,上好大学,之后就可以有份好工作。”格桑尼玛对高考的看法在众多农牧民家庭中具有相当普遍性。

在我区300多万人口中,农牧民占八成以上,每年的高考大军中,少数民族考生和农牧民户籍考生也占绝大多数。今年,我区高考考生共有19625人,其中少数民族考生15124人、汉族考生1837人;农牧民户籍考生12126人、城镇户籍考生4835人,农牧民子女占今年高考报名总人数的71%。

据2012年12月统计数据显示,我区党政干部人才队伍、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和企业经营管理人才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有8.3万余人,占全区干部总数的70.53%;在专业技术人才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占77.12%。这些由现代知识武装起来的高素质农牧民子女,正在为推进西藏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提供不竭动力。

与内地大学生面临刚毕业就失业的尴尬不同,近年来,特别是自治区第八次党代会以来,我区在以往基础上,出台了多项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的政策,并采取增加公职人员岗位、购买公益性岗位、增强企业就业吸纳能力、发挥就业援藏优势等有力措施,西藏籍应届大学毕业生已经连续3年基本实现全就业,往届毕业生也基本就业。这一利好政策和形势,是对即将参加高考的学子们最大的激励。

“如果没有高考,我很可能仍在山南地区曲松县的一个牧场上养牛放羊,像祖父辈一样每天仰望着雅拉香布神山,做着重复的事情。”今年36岁的扎西顿珠说。

今年32岁的洛桑曾参加过2000年的高考,正是通过高考这扇大门,洛桑开启了人生许多第一次:第一次离开父母、第一次离开西藏、第一次在内地生活……“可以说从高考开始,我的人生走向了一个不一样的方向。”洛桑说,“当时虽然学习得很辛苦,但现在看来一切都很值得。”

在大部分家庭里,家长会将孩子的升学考当作家中最重要的事情,小考、中考、高考——这“三大考试”随着竞争程度的上升,地位也依次变得重要。高考,对我区许多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和他们背后的家庭来说,不单单是一项考试,更意味着一次可以带来人生质变的机会。

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我区各族学子同全国一道,迎来了通过知识和努力改变命运的时代。高考的出现,代表着教育的公平,代表着人人都有了实现梦想的新起点。

结束在南京的四年大学生活之后,扎西顿珠选择回到西藏,在拉萨工作生活,一直在草原上放牧的父母也在前几年被他接到城里定居。“高考,让我可以离自己的理想生活更近,考上大学彻底改变了我和整个家庭的命运,现在我可以很好地赡养我的父母。”扎西顿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