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人表示即使年龄合适

2021-06-03 17:05

今年43岁的肖慧在26岁时育有一子,30岁那年分配一个二胎指标。“已经生有一子,不想再要二胎。”肖慧说,“养儿子将来要置办房产,现在一套房子就要六七十万,家里的经济负担太沉重了。”

记者在长岛县随机采访了12位独生子女的母亲,8人表示即使年龄合适,二胎政策完全放开,也不愿意再要二胎,2人认为需要征求孩子的意见,另2人认为可以考虑。

“现在不仅是经济压力,还有生活节奏的加快,有工作的女性根本就不敢生二胎,因为30岁正是事业的上升期。”39岁的姜女士说。

在一家包子铺里,35岁的王萍带着9岁的独子陈鹏阳正在吃饭,她说,儿子去年还希望自己有个妹妹,但是养一个孩子一年就要花费三四万,两个孩子家里的经济负担会更重。“即使再给一个指标也不想要二胎。”王萍说。

“如果是一个孩子的话,老人生病后的费用全是一个人负担。”长岛县南长山镇孙先生说,“并且全家就一个孩子会比较孤单,有时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抢着带孩子,如果两个孩子就可以一家一个,没有那么多的麻烦。”

王秀云回忆说,村里在放开二胎政策后的四五年里,新生儿数量增加明显。

此外,人口的迁出也为人口的增长增添了阻力。“迁走的市民比较多。”该负责人介绍,一方面长岛的企业少,年轻人多外出就业,在外工作,家庭稳定后多数会将父母搬迁出长岛,另一方面一些入岛工作的市民在退休后,多数也离开长岛,到市区养老。

63岁的王秀云告诉记者,鹊嘴村从1983年开始,逐渐放开二胎政策。1984年,村里分到一个生二胎指标。

“相比之前,现在的计划生育工作很好做,有时候分配给村民二胎指标,人家都不愿意要。”王秀云说。

“岁数大了,近期的事记不清楚,隔远的事忘不掉。”烟台市长岛县南长山镇鹊嘴村原妇女主任王秀云,自1971年6月到2012年9月一直负责着该村的计生工作,在任41年,她看到了村民观念从“要我计生”到“我要计生”的变化。

“村里现在育龄妇女53人,但是今年新生儿数量为0,去年是2人。”现任妇女主任肖慧说,刚放开二胎政策时,村里育龄妇女约140人,新生儿数量十多人。

对此该负责人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还是与长岛特殊的地理情况有关。长岛县辖1镇1街6乡40个行政村的海岛区域,总人口4万余人,人口基数小,育龄妇女占有量更小,且分别散居在9座互不连接的孤岛上。

“后期推出了取消年龄间隔政策。”王秀云认为,一系列的独生子女优惠政策以及当下青年男女观念的转变造成了这种“允许生但还是负增长率”的问题。

养孩子太贵放开也不生二胎

日前,长岛县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负责人告诉记者,二胎政策放开30年里,人口在一段时间内有所增长,但是到2006年,长岛县自然增长率变为-0.92‰,从那至今,长岛基本保持着人口负增长。

对于二胎政策,也不尽然都是否定,长岛县也有老百姓认为,虽然生养孩子成本高,但是将来上岁数生病了,两个孩子可以轮班照顾,医药费也可以对半分。

“正式放开要追溯到1985年的海岛会议。”王秀云说,1985年11月,根据省委海岛工作会议精神,确定长岛县渔民(农村户口)实行一对夫妻生两个孩子的政策,两孩间隔五至六年。

新的生育政策方案出台后,引发了多方关注。实际上,山东省长岛县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早就放开了生二胎的管理。记者近日对其放开二胎政策实施情况进行了探访,该县虽然放开二胎30年,但人口仍然连续七年现负增长。

养老负担重两个孩子可轮班

也有的村民认为,将来生两个孩子是一种保障。长岛县南长山镇一位村民只有一个儿子,但是今年年初时,即将完婚的儿子发生车祸不幸身亡。“现在两口子都已经50多岁了,如果年轻时再生一个孩子就好了,现在就剩老两口了,将来养老、生活都是问题。”村民王女士告诉记者。(记者宋佳)

“长岛在刚开始放开二胎政策时,是有相关限制条件的。”该负责人介绍说,比如仅限渔民、严格的年龄限制。